华中科技大学武昌分校论坛

 找回密码
 入住家园
华中科技大学武昌分校论坛
论坛报错,不良信息举报,本站广告合作QQ:552-779
查看: 212|回复: 0

竹林七贤嵇康在刑场上临终遗言是什么 (图) [复制链接]

Rank: 2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4-20 12:51:07
  • 签到天数: 13 天

    [LV.3]偶尔看看II

    在线时间
    9 小时
    注册时间
    2014-9-28
    最后登录
    2017-4-20
    威望
    0
    财富
    71
    帖子
    28
    精华
    0
    积分
    28
    UID
    5756196
    发表于 2017-4-11 17:49:33 |显示全部楼层

       推荐阅读主题:米市胡同之城南旧仕
        嵇康
        【魏晋风度代表人物有竹林七贤,七位名士似乎都是酒徒,最典型的是嵇康、阮籍,还有刘伶。他们喝酒可不是浅斟低酌、轻歌慢舞,而追求酩酊大醉、放荡形骸,简直属于醉生梦死的境界了。嵇康拒绝当官,甚至与推荐自己的好友山巨源绝交。他在刑场上的告别演出:《广陵散》。临刑前他讨要一把琴来弹奏此曲,弹毕长叹:“《广陵散》于今绝矣? 彼煲本吐尽!?
        魏晋风度像做秀
        洪烛
        魏晋风度在外人看来很像做秀。尤其在缺乏风度甚至没有风度的当代人眼里,更是如此。
        你觉得是假的,可他们演得那么真。泪啊酒啊血啊汗啊,全揉合到一起了,淋漓尽致。也许他们没感动别人,却感动了自己。况且原本就不为感动别人的,也不为感动自己,这批魏晋时期最有代表性的“群众演员”是想感动天地的。途穷而哭,哭有什么用?哭给谁看?凡是无用之用,可能就上升到审美的领域。这种哭是不收门票的。无用之美其实比有用之美更为难得。
        魏晋风度恐怕也只在魏晋时期才有效。那些张扬自我、放荡不羁的人与事,若换在别的朝代,会被为疯狂之人或荒诞之举  存活率将很低。魏晋的政治极其混乱与严酷,偏偏还出了那么多性情中人,莫非是不自由的社会环境恰巧把才子的梦想给痛苦地挤出来了,使之对精神上的的自由加倍憧憬。无论隐于朝、隐于市还是隐于野,他们都像活在梦中,半醉半醒,分明在跟芸芸众生唱对台戏。也许并没有真的置身于仙境,却有点像仙人,言谈举止间皆沾染几分仙气。我关心的是这些另类的自导自演者究竟怎样超越世俗的  借助酒?借助药?借助诗与文章?说白了还是借助骨子里充满叛逆性的自己,即所谓高蹈的灵魂。
        鲁迅写过一篇《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标题太长,而且拗口。但可以看出,对于中国文化史上响当当的魏晋风度,酒也算一种催化剂。魏晋风度代表人物有竹林七贤,七位名士似乎都是酒徒,最典型的是嵇康、阮籍,还有刘伶。他们喝酒可不是浅斟低酌、轻歌慢舞,而追求酩酊大醉、放荡形骸,简直属于醉生梦死的境界了。刘伶文雅的时候,还写过一篇《酒德颂》,视酒若宗教,顶礼膜拜。阮籍则经常大醉之际独驾出游,穷途而哭。那时代若有交通警察,一定会作为“酒后开车”处以罚款甚而扣了他的“本子”(驾驶执照)。魏晋南北朝的政治近似于欧洲中世纪,属于带有恐怖色彩的黑暗年代,借酒浇愁犹如抽刀断水,令我洞察到自古有之的文人寂寞。酒作为文人寂寞的饰物,是其灵魂的短暂安慰者。
        就文化而言,那倒是一个微醺的时代。一系列特立独行的人物,在空气中挥霍着自己的创造力,怎么看都像带有醉意。直让后世的观众为其浪费的才华感到可惜。这只说明:再难有谁像他们那样务虚了,在务虚中痛并快乐着!人物并不见得真被雨打风吹去,毕竟给历史留下了一坛浓得化不开的精神佳酿  闻一闻这陈年老窖,都让人飘飘欲仙。
        偶然的机缘,读到大卫写的《魏晋》,把我带回那个对酒当歌的时代。从老故事里获得新发现:什么“愤青”、“多余的人”、“垮掉的一代”,什么现代派、后现代,什么行为艺术、裸奔、脱口秀、文学社团或流派,并不真是舶来品,早在中国的魏晋时期全都有了,甚至还更显得原汁原味。魏晋就像一个做秀的时代,或选秀的时代。海选中的这一系列人物:阮籍、嵇康、刘伶、王戎、向秀、山涛、阮咸、王祥、羊祜、杜预、卫玠、潘安、桓温、裴楷、陶渊明  后世想模仿也模仿不了的。
        你可以说他们在做秀。你有本事学他们来一? 俺7滦恪甭穑垦У孟衤穑垦У昧四欠菪嗡疲У昧四欠萆袼坡穑磕悴慌率廊税涯闶游枳勇穑吭谖航稣庵指吣讯鹊男悖踔粱挂暗裟源奈O铡?
        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挂冠而去。这倒是好学。你也可以炒老板的鱿鱼。问题是陶渊明辞职后真去采菊东篱下了,你炒老板鱿鱼后接着还不得不去找第二个老板。至于嵇康拒绝当官,甚至与推荐自己的好友山巨源绝交,就更不好学了。最难学的还是他在刑场上的告别演出:《广陵散》。临刑前他讨要一把琴来弹奏此曲,弹毕长叹:“《广陵散》于今绝矣? 彼煲本吐尽?
        魏晋风度本身就像一曲《广陵散》,于今绝矣!
        此曲本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那种精神是超现实的,与世俗格格不入,注定要失传的。但作为当代的文人或艺术家,如果对那种仙乐飘飘的精神不心存仰慕,或者反其道而行之,恐怕也无法成为一个好的文人或艺术家。
        读完大卫的《魏晋》,我依稀听见了《广陵散》的回声,或回声的回声(哪怕这回声是复制的,甚至是被解构了的)。也许根本不可能听见,纯粹靠重新变得敏感的心想像出来的。属于幻听?能恢复这种想像力,也需要勇气与机缘的。不怕《广陵散》失传,就怕对《广陵散》的想像与憧憬都绝灭了。那才是最大的悲哀。
        拿酒来,拿琴来,拿五花马千金裘来,甚至拿命来,换一曲《广陵散》。虽然这是不可能做成的交易,但作为一个诗人,我是愿意的。真正的好诗,就应该沾上点《广陵散》的仙气。就应该带来点空前绝后的意境。若对此毫无梦想,就不算真正的诗人。
        魏晋风度在那个时代也相当于“先锋艺术”了。竹林七贤及其他,另类得够可以了。与其说他们具有酒徒精神,莫如说是诗人气质。不管政治家、将军、打工仔抑或隐士,带了点诗人气质似乎也就多了几分观赏性。张扬个性的魏晋风度,与后世所谓的诗人气质倒也不乏息息相通之处。只不过诗人把诗写在纸上,而那一系列人物则把诗写在空气中,任其挥发或变形,直至最终像《广陵散》一样无迹可寻。
        正因为魏晋出了那么多仙风道骨的名士,到了唐朝,才可能崛起李白这样的诗仙。“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魏晋风度、建安风骨也构成李白的一大精神资源。他不仅在酒量上与阮籍、嵇康等有一拼,而且在人生观、价值观方面也是一脉相承的。譬如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转而“采菊东篱下”,还算温和的隐士,李白“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仰天大笑出门去,吾辈岂是蓬蒿人”  谁能说他一点没受到魏晋名士的影响?正因为魏晋打下了很好的精神地基,李白及唐诗的辉煌才应运而生,出现得一点不偶然。李白用诗与酒的方式继承了魏晋风度并且将其发扬光大了,他本人也因此而一跃成为中国文化的大明星。
        大卫认为“魏晋,分两种:一种是嵇康那种不与体制合作,独来独往,做自己精神的酋长;一种是陶渊明这种入仕也能出仕,不在一棵树上吊死永远是他的生活选项。”但我想不管哪一种都是不容易做到的,魏晋即使在当时也是非主流的,属于少数人的专利。一个时代的文化正因为少数人的个性而获得鲜明的特征。至少,避免了平庸。历史自然靠大多数人创造的,而文化史或文学史常常得益于少数人的偏执。魏晋名士一定程度上改写了中国文化史,使之喝醉了一般发生一次戏剧性的转折。恐怕要很久以后,循规蹈矩的宋明理学才把自由散漫的魏晋风度所造成的美丽曲线给扳直了。但它们仍可能在任何时代的少数人身上反弹。
        因为我也是文人的缘故,想起魏晋,“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首先想到的居然是那竹林里的长啸。情不自禁地想回应一声。就当是喝彩吧。
        在云台山竹林七贤隐居地
         洪烛
        1
        隐士通常有两个故乡,一个属于自己
        又与凡夫俗子共用另一个
        隐士住在哪里?住在白云深处
        住在竹林深处,住在故乡里的故乡
        他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坐在家中
        依然想家。想着想着,大地变小
        而小屋变得很大很大
        2
        那一片竹林找不到了
        七个醉酒的人也找不到了
        会有第八个吗?第八个是谁?
        要是我就好了
        我来了,你们已不在
        无法跟各位干上一杯
        我真后悔啊:你们相聚的时候
        自己尚未诞生!只能成为迟到的影子
        今夜,酒杯再次斟满
        影子也有醉一次的权利
        就在它的原形醒来的地方
        3
        醒酒台,醒酒台
        又是酒鬼的梳妆台
        用瀑布洗一把脸,面子够大的
        拿月牙梳子理顺蓬乱的鬓发
        还需要照镜子吗?
        你最知道自己长什么样
        “天快亮了,赶紧重新做人? ?
        做人难啊,做鬼很容易
        不想下山,只想留在这里
        做天老地荒的醉鬼
        4
        拿酒来,拿琴来
        拿五花马千金裘来,甚至拿命来
        换一曲《广陵散》,可否?
        天桥底下卖唱的老人直摇头
        他在重复嵇康的话:“《广陵散》于今绝矣? ?
        我无法成为绝唱的传人
        因为弹琴的人本身已失传
        5
        嵇康,别弹琴了,打铁吧
        可你把铁匠炉子也敲打成乐器
        刘伶,别喝酒了,吃肉吧
        可你端起杯子就忘掉肉味
        阮籍,别开车了,步行吧
        或者打的,可你依然哭个没完
        向秀,别读书了,逃学吧
        可你总也无法让自己成为
        还有另外几位,我就不一一点名
        别折腾了? 翱扇绻徽厶冢钭鸥陕铮俊?
        看来只有劝告自己:别说了,别唠叨了
        让他们就这么去吧
        洪烛新书《北京:城南旧事》中国地图出版社2014年5月第1版@京东:京东价¥ 22.6t.cn/RvITrzd
        当当网:t.cn/RvkKjSJ
        洪烛新书《北京:城南旧事》后记节选:地图上的北京
        洪烛
        阅读一座城市有多种方式,譬如实地考察,或者浏览史料。我力图以当代人的视角,剖析北京这座有3000年建城史、800年建都史的古老城市。2003年,北京市规划建设委员会筹建北京市规划展览馆,我受聘为文案顾问,使自己多年来研究北京历史文化所做的知识积累得到发挥,同时又更全面地接触到有关北京的图文资料。位于北京前门东大街(老北京火车站东侧)的北京市规划展览馆,于2004年9月24日正式对外开放。展馆共分4层,分别以展板、灯箱、模型、图片、雕塑、立体电影等形式介绍、展示了北京悠久的历史和首都城市规划建设的伟大成就。
        我荣幸地参予进这项工程,其原因又很偶然。北京市规划建设委员会的相关工作人员在新华书店见到我的《游牧北京》、《北京的梦影星尘》、《北京的前世今生》等专著,很喜欢我的研究角度和抒情风格,想方设法通过出版社联系上我。一拍即合。那一年里,我不得不暂时中断诗歌创作,参加了一系列专题会议和项目研讨,撰写并不断修改着策划方案和各种文稿,周末经常带着几位助手加班,一直忙碌到第二年春天。虽然辛苦,但也觉得自己在这方面的“武功”大增。我在此基础上酝酿升华,尝试用文化散文的笔法来重新审视、勾勒北京的轮廓及细节,便于当代读者了解北京的古迹与往事。
        后来,我还连续几年为《北京规划建设》杂志担任专栏作家,开设个人专栏发表了一系列新作。每一期都有编辑的推荐语,譬如:“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作者的眼中也有一千个北京。不同的是角度各异,互有倚重,相同的是老北京的沧桑厚重辉煌。规划、建筑界人士从专业视角对北京的精读细研,我们早已不再陌生,但作家眼中的北京又是怎样一番景象,我们似乎并未熟稔。为此,我刊特刊登洪烛的系列篇章,以便让我们跟随作家洪烛一道走近北京的前世今生,寻找这座城市古老的灵魂。”
        北京旅游一直是世界热点,为了展示人文北京,我还与李阳泉合写了畅销书《北京AtoZ》,一部北京文化词典,在当代中国出版社2004年出版后,被新加坡出版公司购买英文版权,翻译成英文于2006年出版,全球发行。
        我的《北京的金粉遗事》由百花文艺出版社2004年推出后,台湾知本家出版公司购买了该书繁体竖排版权,2005年易名为《千年一梦紫禁城》在海外出版发行。我不敢自称“北京通”,但绝对是北京文化的铁杆粉丝。
        感谢中国地图出版社的先生,策划并约组了我的这部书稿,还为之起了一个响亮的书名:《北京:城南旧事》。《北京:城南旧事》里的每一篇文章,都牵扯着一座城市的记忆和我的记忆。是的,记忆就像一块块补? K腔慵揭黄鸬闹饕碛桑皇且蛭遣谕牡氐? 北京,并且在这同样的背景烘托下呈现出情绪上的差别。
        【内容简介】
        让我们跟随洪烛的脚步,一道走近北京的前世今生,寻找这座城市古老的灵魂。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作者的眼中也有一千个北京。而这是我们与洪烛的北京。北京旅游一直是世界热点,跟洪烛一起领略人文北京历史北京文化北京美食北京。城南原本没有城,没有城墙也没有城门。月光照耀北京城,照耀城墙也照耀城门。没去过城南,没去过城南的同,等于没来过北京,城南是北京的另一半。它代表官方的北京,却象征着民间的北京,土著的北京,老北京。它们不用演绎就是一段城南旧事。而所谓的城南,则是由星罗棋布的一个个地名组成的。北京上空的月亮,与图腾的华表、盘踞着九条大龙的回音壁、祈祷江山社稷的五色土、残缺的城门楼子同在,照耀着四合院与胡同地带,照耀着城南旧事,也照耀着徘徊在历史长廊的游人。
        【编辑推荐】
        到北京旅游不为摩天大楼,不为霓虹灯,只为寻找滚滚历史长河下遗留的历史人文、风土人情和地道美食。洪烛20多年来于京城各地踏迹寻根,用笔墨浓情吟唱一曲曲皇城根的情歌,美景过目,历历入心;独特视角亲述文人眼中不一样的京华风物,小旅游,大史家。历史与现实交错,景色与体悟契合,带你游玩民谣里的北京,白话文的北京,方言的北京。没去过城南,等于没来过北京。
        《北京往事》洪烛著周一渤摄影广东省出版集团花城出版社
        2010年8月第1版
        【内容提要】洪烛《名城记忆》由经济科学出版社出版。选取中国的十座名城和十座小城,层层铺开,娓娓道来。《名城记忆》旨在为中国的名城画像,为读者铭刻那些值得人回味与存留的诸多名城记忆,继承城市的内在精神,为城市的发展指引美好的方向。作品并不单纯地沉湎于怀念过去的辉煌,而是呈现出这些城市各种交错的画面,来体现在岁月的沉淀和历史的积累中所蕴藏的一种刻骨铭心的文化力量。在旧与新、过去与现在的对比碰撞中,引领读者穿梭于历史与现实之间,其深沉的笔调不仅浸染着这些古老名城历史的沧桑和沉重,而且渗透着作者对现实的思考和追求。
        洪烛著《仓央嘉措心史》已由东方出版社出版。东方出版社推荐语:《仓央嘉措心史》作者从仓央嘉措角度出发,写仓央嘉措作为一个精神领袖和作为一个普通人对爱情的执着与向往之间的矛盾。文字优美,感情表达深入。此书深受藏区文化爱好者、旅游爱好者、对仓央嘉措感兴趣的读者喜爱。
        洪烛《舌尖上的记忆-中国美食》新华出版社2012年9月第1版定价:36元
        【编辑推荐】洪烛继2004年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闲说中国美食》,2006年由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舌尖上的狂欢》之后,2012年由新华出版社出版新书《舌尖上的记忆-中国美食》。可谓“中国美食三部曲”。我们通过本书可以看到人与天地万物之间的和谐关系,感动的不仅仅是食物的味道,还有历史的味道。日本青土社购买海外版权,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日文版易名为《中国美味礼赞》。
        洪烛新书《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中国地图出版社2014年9月出版。洪烛美食书由日本青土社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
        洪烛本名王军,一九六七年于中国南京出生,一九八九年从武汉大学毕业,现任职于北京的中国文联出版社。他既是美食家,又是知名散文家。左手持筷子,右手握笔。既爱美食,又爱美女。文笔奔放,继承了李渔、袁枚、周作人、梁实秋、汪曾祺的风格。洪烛从诗人的角度介绍中国饮食,用优美的描述、充沛的情感使中国料理成为“无国籍料理”。他对传统的食物正如对传统的中国文化一样,有超越时空的激情与想象力
        《朝日新闻》刊登日本汉学家铃木博对洪烛美食书的评论
        《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自序(节选)
        洪烛
        真正的生活肯定和美食有关。经常有朋友在聚餐时想听听我对菜肴的评价,说:“你既是作家,又是美食家,没准能品尝出别样的滋味。”我只承认是饮食文化的票友,写过美食书《中国美味礼赞》,2003年被日本青土社购买去海外版权,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朝日新闻》刊登日本汉学家铃木博的评论:“洪烛从诗人的角度介绍中国饮食,用优美的描述、充沛的情感使中国料理成为 无国籍料理 。他对传统的食物正如对传统的文化一样,有超越时空的激情与想象力  ”2006年,百花文艺出版社又推出我的《舌尖上的狂欢》。那时候,出版者还预料不到几年后会有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红遍天下,“舌尖”会像灯塔一样吸引眼球。2012年,新华出版社推出我《舌尖上的狂欢》续集《舌尖上的记忆-中国美食》。
        现在,又感谢中国地图出版社的先生,策划并约组了我的这部书稿,我们还商量着起了这个色香味俱全的书名:《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
        虽然跑遍全中国、品尝过无数的美味,但吃完后用心去学进而会做的,没有几道。我真有古君子之风:动口而不动手。当然,我也动手的,只不过动的是手中的笔,再无余力去掌勺了。偶尔炒几道家常菜,仅供自己玩儿。不敢请客。怕露怯、献丑。但对业余时间写的美食散文,倒不藏着掖着,并不畏惧再挑剔的读者。我有一条歪理:美食家,并不见得热爱下厨房,只要喜欢下馆子就可以。厨师手再勤,不过是食物的奴隶,而美食家动动嘴皮子(会吃且会说),依然是食物的主人。指点江山的人,不需要上火线拼刺刀。
        还记得2005年,中央电视台的《中华医药》节目,连续做几期春节食谱,邀我去主讲。我有言在先:我可不擅长从营养学的角度去剖析,要谈也谈的是这些食物跟传统文化的关系,甚至用文化来“解构”这些食物,说到底就是侃,侃晕了算!不管是把观念侃晕了,还是把自己侃晕了。主持人洪涛很惊喜,说正需要这种新风格。我就逐一评点、演绎了豆腐、竹笋、年糕、饺子、火锅等传统食品,越侃越带劲。洪涛那天没来得及吃早点,听了我的描述,既饿且馋,表情无比生动且灿烂,夸我提供了一顿精神大餐。我差点跟她开玩笑:你才是秀色可餐呢。拍摄的时间太长,过了午饭的时间。收机器的间歇,摄像师议论:听洪老师谈最后一道菜螃蟹炒年糕,正是肚子饿的时候,我的口水都快流出来,馋得差点晕过去。我觉得这是“很高的评价”。2006年春节,还是中央电视台《中华医药》,做两期跟韩国电视剧《大长今》相关的美食节目,又是邀我主讲的。
        最初关注或参予美食电视,以为像美食电影《满汉全席》之类,把饮食文化当王牌来打呢。细看,才知道美食之于电视节目,其实是调味品,或者说“药引子”。譬如,《舌尖上的中国》等美食电视片,不只关注中国人的舌尖,更关注中国人的心灵。透过古今中国浓得化不开的人间烟火味,来挖掘越来越淡化的人情味。近年来在电视里吸引眼球的各种美食节目,人情味都是很浓的。
        我写《北京的梦影星尘》一书,其中有一篇《寻找北京菜》,专门提到“悦宾“,此文又被《北京青年报》等不少报刊转载。确实给“悦宾”锦上添花了。譬如,出版人杨葵告诉我,他请刚从上海来的美女作家赵波吃饭,赵波恰巧刚买了我的书,点名要杨葵领她去“洪烛写到的悦宾菜馆”。还有一次,我在家中接到中央电视台主持人李潘的电话,她当时主持《读书时间》节目,读书时读到我写“悦宾”的文章,一时兴起,就开车赶过来“一识庐山真面目”。她说已在“悦宾”点好菜了,问我是否有空陪她聊聊。瞧,我快成“三陪”了。朋友们一去“悦宾”,就会想到马路对面住着洪烛,就会约我过去一起坐坐。直到我搬家好几年后,偶尔还能接到类似的电话。受我影响而知道“悦宾”的这班京城男女文人,有的又为“悦宾”写过新的文章,譬如古清生的《北京:深藏不露的美食中心》:“去那里是诗人洪烛领引的,酒家看上去是一户人家,掀开门帘才发现别有洞天。我在 悦宾 吃过道地的北京菜。据洪烛说,许多当红歌星都开着车来此处品饮  ”
        再去“悦宾”,老板从柜台里取出本书,说是一位慕名赶来的食客留给他的。他说最近老有新客人拿着本《北京的梦影星尘》来吃饭,他翻看到作者照片,才知道是我写的。老板很感谢,那顿饭一定要免单。其实,我都已经拿到书的版税了,还在乎这顿饭钱嘛。但老板的心意我还是领了。我也挺感谢“悦宾”的,不仅帮助我领略到老北京的滋味,还提供了一个好素材。
        李潘跟我一样,忘不掉北京的悦宾菜馆了。如果她同样忘不掉在“悦宾”的第一顿饭,是跟谁一起吃的,就更好了。(开个玩笑!)她后来做一期美食节目,又想到“悦宾”了,又想到我了。特意让摄制组请我去现场解说。我说过大意如下的话:正宗的北京菜或老北京菜,不会出现在五星级的王府饭店里,而是隐藏在这不起眼的胡同深处,只要胡同还在、四合院还在,老北京的滋味就不会失传
        洪烛《舌尖上的狂欢》百花文艺出版社2006年第一版
        《老北京人文地图》洪烛著
        新华出版社
        2010年12月第1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家园

    Archiver|手机版|幸福家园 ( 鄂ICP备 05000187号 )

    GMT+8, 2017-12-18 07:10 , Processed in 0.22947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Feibaa Studio

    © 2003-2017 14年35.102

    回顶部